娄氏疗法起源传承(二)

2021-01-12 15:35发布

历史的车轮走到清朝末年宣统年间,娄氏骨病又已传承了两代,娄氏三仙膏的秘方传给了娄金开老先生,娄金开老先生自幼熟读史子集,是秀才出身,身逢乱世,报着不为良相就为良医的思想,秉承家传医学验方,博览《内经》《伤寒》《千金要方》等历代医学典籍,是一位才学经验俱佳的大医。但其深受儒家正统思想影响,性情清高孤傲,对贫苦百姓待如至亲,不分昼夜寒暑,随叫随到随诊,孤老贫困看病赠药不收分文,但对权贵豪门,不趋炎附势,给多少诊金都不登门服务。其有三不治,一奸佞小人不治,二重财轻人不治,三信巫不信医者不治。由此也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一位在近代叱咤风云的袁氏权臣,官场失意,在漳德洹上养病,居娄集一百余里,听闻娄金开艺术高超,多次派人请老先生给其诊治足疾,娄金开都以身体不佳不能远行坚辞,袁氏大为不满,放言:就算是华佗在世也叫他是华佗的下场。不久其弄权称帝,地方官府为讨其欢心,要抓老先生进京兴师问罪。老先生在无数乡邻的庇护下只得远走关外,流落到边陲小城鹤壁避祸隐世,后值多年战乱,解放后年势已高,行动不便,也就再也没有回家乡。

话说娄金开老先生为避祸远走关东,走得匆匆忙忙,娄氏骨病少了大医掌门,患者远途跑来求治,其侄子娄义清等也只能根据家传医术,照方熬药,由于少了秘方口诀,配药剂量还是有差别的,药效也就大打折扣。娄氏骨病在连年的战乱中也就日渐衰落了,随着解放号新中国的成立社会秩序重新建立。各行各业也都繁衍起来了,生产生活逐步稳定,娄氏家族也商议要派人去寻找娄金开老先生,传承娄氏秘方的药方口诀,多方考虑最后最后推选娄氏第五代传人中天资聪颖的娄自修去完成使命,1953年年仅15岁的娄自修去了黑龙江,一路风餐露宿,历经艰辛,一年后终于在老乡的帮助下在中苏交界的鹤岗地区找到了娄金开老人,老人已年过八旬,但仍鹤发童颜,有仙风道骨之气,爷孙相见后自是抱头痛哭,聊起家乡变化,世事沧桑,家族兴衰感叹颇多,当然是血脉相通,一个愿意学,一个用心教,不足三年,娄自修已把娄氏疗法家传秘方口诀掌握,跟随老先生行医治病有了一定的临床经验,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还被推荐到鹤岗卫校进行系统学习现代医学知识,培养成为卫校系统的一名国家干部。1961年娄金开老先生病逝,娄自修也就调回家乡濮阳县卫生局、人民医院等单位工作多年,还担任过濮阳制药厂的技术厂长,在家乡的医药战线工作了半生,文革中受到迫害和压制,直到文革结束改革开放,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在长期临床工作中他使用娄氏秘方配制的“娄氏三仙膏”等制剂,治疗经现代医学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骨质增生、强脊炎等骨病,发现疗效显著,也引起了地方政府的重视,,批准成立了濮阳骨病研究院,,专门研究娄氏骨病的系列验方,取得了丰硕成果,在《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中国正骨杂志》等国家期刊发表多篇论文,其中“娄氏三仙膏治疗骨质增生4300例”94年被美国医学会邀请赴洛杉矶进行学术交流,娄氏三仙膏的神奇疗效在国际医学界引起了轰动,动摇了西方医学对这类骨病没有药物能够治愈的观念,娄自修也当选为中国骨内科学会的副主任委员,娄氏疗法娄氏传承两百年的治骨秘方,终于得到了国际关注,国家的认可,发扬光大服务社会的大幕拉开了。